热搜词汇:政策  领导  投资  旅游  招聘

文人轶事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 梁园旅游>梁园旅游>文人轶事

李白杜甫高适游梁园

唐天宝三年(744年),李白在京都长安(今西安)因受权贵排挤而被朝廷“赐金还山”(指发放李白一些资金让其辞官归田)。李白被迫辞官后,经洛阳、汴州(今开封)到宋州梁园。

李白来梁园的路途中,在洛阳与杜甫相会。我国近代文学家闻一多曾把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的洛阳相会比喻为“太阳与月亮走碰了头”。李白、杜甫相会后,结伴东行。行至汴州,他们又遇到了著名诗人高适。三位志趣相合的诗人会面后,共同泛舟蓬池、寻访夷门。在汴州游览一番后,三人结伴乘船顺汴水东下,直达宋州梁园。

李白、杜甫、高适在梁园居住后,不仅遍游宋州各地,而且以梁园为中心,北涉燕赵,南去淮(水)泗(水),往来于齐鲁之间。所到之处,三人交流思想,切磋诗文,登临凭吊,挥毫赋诗。

在宋州,三位诗人除遍寻梁园诸景外,还曾酒酣平台、宁陵吊古、漆园赋诗、游猎孟诸、踏雪清泠池、畅游芒砀山、挥笔青陵台。期间,三位诗坛大家都留下了千古华章。杜甫晚年回忆这段生活,眷恋之情仍在,他在《遗怀》一诗中写道:“昔我游宋中,惟梁孝王都。……邑中九万家,高栋照通衢。舟车半天下,主客多欢娱。……气酣登吹台,怀古视平芜。芒砀云一去,燕鹜空相呼。……”

李白、杜甫、高适同游梁园时,正值盛唐晚期,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、民族矛盾、阶级矛盾日益突出。在游览活动中,三人预感到盛世难以持久,留恋盛世的感情也逐渐表露出来。在汴州时,三人就曾放舟蓬池,走访夷门,寻找信陵君及其门客朱亥、侯生的遗迹。到宋州后,三人又去信陵君的封邑宁陵凭吊信陵君,发出“昔人豪贤信陵君,今人耕种信陵坟”的感慨。三人游览阏伯台时,借古讽今,以阏伯、沈实“日寻干戈”不团结的史实,揭示当时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。高适愤慨道:“阏伯去已久,商丘立道旁,人皆有兄弟,尔独为参商,终古尤如此,而今安可量。”在三人游梁园,登吹台,慷慨吊古之时,哀叹盛世将去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,李白在《梁园吟》中高歌疾呼:“荒城虚照碧山月,古木尽入苍梧云。梁王宫阙今安在?枚马先归不相待。舞影歌声散绿池,空余汴水东流海。……”诗人用梁园的兴衰变化预示:开元盛世也将像梁园一样,难以长久,瞬间即去。三人同游芒砀山时,在文石塘看到采石民工为民府开采文石(一种制作砚台的石头)的艰辛及将文石外运的困难情景。李白挥笔写下了《丁都扩歌》:“吴牛喘目时,拖船一何苦。水浊不可饮,壶将半成土。万人凿磐石,无由达江浒。群看石芒砀,掩泪悲千古。”尖锐的阶级矛盾跃然纸上,预示着内乱的暴风雨即将来临。李白的《丁都护歌》一诗写出不久,“安史之乱”便暴发了。

李白的翰林供俸被朝廷停发,杜甫应进士试落第,高适在宋州供职才当上参军。李、杜、高三人都有怀才不遇之感,他们对庄周的处世哲学、生活方式非常倾羡。三人同游溱园与庄周故里时,高适留下了“种瓜漆园里,凿井垆门边”,“我本渔樵孟诸野,一生自是悠悠者”的诗句;李白就庄周梦蝶的故事而赋诗:“庄周梦蝴蝶,蝴蝶为庄周。一体更变易,万事良悠悠。乃知蓬莱水,复作清浅游。青门种瓜人,旧日东陵侯。富贵故如此,营营何所求。”

李白、杜甫、高适三人大约在梁园游历了3个月,杜甫因奔祖母丧而回洛阳巩县料理家事,高适因事入楚。送别了杜甫、高适,李白仍在梁园居住。杜甫回乡料理完家事,又返回梁园。李白、杜甫再次相会并结伴游历。二人由梁园入东鲁,登单父台,游猎孟诸,开始了“醉眼秋共被,携手日同游”的新的漫游生活。二人先去东鲁,再去淮泗,漫游于金陵(今南京)和姑苏(今苏州)之间。一年多后,二人回到梁园。杜甫西上后,李白则继续以梁园为中心到各地出游。


扫一扫关注
梁园网微信公众号

扫一扫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