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汇:政策  领导  投资  旅游  招聘

文人轶事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 梁园旅游>梁园旅游>文人轶事

后赵楼:故道岸边一个充满传奇的村庄

梁园区孙福集乡黄河故道南岸,有一个村庄叫后赵楼,但村里仅有常姓和朱姓,没有一家赵姓。有意思的是朱、常两家都承认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、大将常遇春的后人。而且,村里还流传着很多传奇故事,年纪大的村民还都略知一二。

11月20日下午,记者在乡干部带领下来到后赵楼村,实地探访这个坐落在古黄河岸边的村落故事。86岁的朱宝政和几位年纪大的男女村民在自家门前聊天,听说记者是来采访,边热情地招来小板凳,大家围坐一桌,你一言我一语,谈论起了村庄几百年的历史变迁。

村民常友乐说,300年前,也就是清朝早年,这里是黄河一个旱码头,住着赵家大户,赵家人丁兴旺、生活富足,在此建造高楼大院,远近闻名,得名赵楼。因往南不远处还有赵楼一村,就改为后赵楼村。

到清咸丰年间,赵家因故官司缠身,逐日衰败,庭院冷落,大片土地已无耕作之力。就在这时,常家从15里外的李庄马楼移住河边,与赵家为邻。第二年冬天,赵家举家迁回山东曹县,把庄户卖给了常家,从此,后赵楼村再无赵姓。留下了一个村落、大片田地,还有一个老柿园子。

先有常家,后又朱家,是两家供认的实事。朱宝政说,他们家也是从李庄那边迁至于此,至今也有近200年。巧就巧在,朱家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后人,常家的朱元璋的爱将常遇春的后人,同朝君臣的后裔在先祖戎马生涯共同打天下的600多年以后,相聚在同一个屋檐下。

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事实,村民朱宝政和常友乐的哥哥常友忠都抱出了自家的族谱,每家的族谱都有10多本,厚厚的一摞。

常家家谱的扉页,就是“明开平王常遇春像”。家谱中有一篇明洪武二年十月(公元1639年),由浦江宋濂撰写的《商丘常氏渊源说》的文章,文中记载,商丘常姓族人是安徽怀远忠武常氏后裔,明朝开国名将常遇春是七世祖。常遇春被朱元璋封为归德卫世系都指挥使,迁居商丘,是为商丘常氏始祖。之后,常氏在商丘一带开枝散叶,家族逐渐壮大,至今已有20余世。

     朱氏家谱记载,朱姓始祖朱海字天池,系太祖朱元璋族人,随太祖南征北战数年,被封为忠武公,官拜礼部。出任商丘,“安家于城北二十五里朱老庄”,其两个弟弟,分别在朱台和朱寨,至今也有20余世。

查阅明初史料,在中国历史故事《常遇春和朱元璋》一文中记载着常遇春跟随明太祖朱元璋攻打安徽、挥师中原的故事:常遇春自从1355年追随朱元璋,到1369年夺取元上都开平,暴卒于柳河川为止,14年戎马生涯,转战南北,可以说无役不从,战无不胜。常遇春“为人沉鹜果敢”,被誉为当时的天下奇男子。他曾自负地说:“我率十万人便可横行天下”军中送他一个绰号叫“常十万”。

1367年深秋,常遇春奉朱元璋之命北伐中原,大军出师之前,朱元璋叮嘱常遇春:“当百万之众,勇敢先登,摧锋陷阵,所向披靡,谁也不如副将军。我不拍将军不能战,就怕轻敌也”。在商议北伐中原战略时,常遇春提出直捣元大都,都城既破余者可建瓴而下。朱元璋不同意,认为元大都防守坚固,我孤军进入,不能速胜,敌军援兵四集,我军进不得战,退无依托,就很危险了,主张先取山东,再取河南,拔渔关而守之,再进兵元都不战可克。朱元璋的方案比常遇春要稳妥持重得多。常遇春忠于朱元璋,大有功于朱元璋。三十九岁暴卒于军中,功成名就,是朱元璋开国功臣中少有的善终者。相传常遇春是回民,但不见于史书记载。

常友忠也听长辈人说过此事,常遇春不是回民,说他是回民事出有因,在朝中,常遇春人和气,朋友多,有12个拜把子,在这12个生死兄弟中,回民占一多半,常遇春尊重朋友,生活上就坚持沿用回族习惯,于是,就有人认为他是回民了。

村支部书记仵玉合还记着一个一直在村庄流传的神话,在他小时候,常听老人说,村北黄河岸边有一座龙王庙,有一次黄河发大水,水头到达龙王庙门前就不走了,水面直立上升,冲塌了龙王庙。这次大水,龙王庙下游山东的百万亩良田免遭灾难,山东人民都说是龙王显灵了。后来,山东人在黄河对面又建起了一座庙,那座庙在文革时期来也被人为地毁坏了。  

村民还告诉记者,清朝末年,黄河改道前,一艘满载金银珠宝的大船在村北的河道里翻沉,一船金银财宝沉没河底。曾经有不少人前来盗挖古船宝物,但总是眼看挖够本了(各项准备工作投入的花费),就会刮起一阵大风,流沙会立即把盗洞填平,相传前来盗宝的人都没发过财。

而据常友乐介绍,以前,村北的黄河边还有一个码头,船来船往的还很热闹。村里几位老人证实,他们小时候都还在河边的沙丘上捡拾煤块。

在去往村北老河的小路旁,十几颗老柿树坚守在岸边,坚实而盘旋的树根,沧桑而挺拔的树干,诉说着一个遥远的故事。朱常两家人都同时证明,这个古柿园有300多年的历史,历经战乱和风霜,直到现在还枝繁叶茂开花结果。听村中老人讲,解放前后,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村里人生活十分困难,每到8月节,村北的柿子熟了,村民就摘下红红的柿子,黎明出发赶路,到离村30多里的刘口集和马牧集去卖,卖了柿子换些油盐米面,维持生活。村民说,这个柿子园,救了村里几代人,所以,直到如今,后赵楼村民对古柿园还心存感恩,细心养护着这一片救命之树。

而今,后赵楼村拿柿子换盐的日子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,朱家和常家两大家族和谐相处一家亲,他们在弘扬先祖同甘苦共患难手足情谊的同时,心存良善,勤俭持家,自力更生,艰苦奋斗,在古黄河岸边,创造了一个个奇迹,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小洋楼,在孙福集乡党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村里铺修了柏油路,安装了路灯,村南村北栽植了名贵花木,古老的后赵楼村在绿色怀抱中迈进了新时代。(单保良)

扫一扫关注
梁园网微信公众号

扫一扫关注